倾榼榼

这里倾榼!
混二次,各种宅(瘫)
话废满级的那种
希望不要被嫌弃orz
然后博爱党!
想被推荐吃cp(小声)
没什么雷
只能靠写点沙雕文度日(颓废)
就先这样叭!
谢谢你看到现在!
肯听我叨嗑的都是好人呜呜呜
那么再见啦!

请假(突然正经好不适应啊)

那啥因为倾榼是新高一而且要住校,所以以后更文可能就会比较少(以前有更过很多吗??),不出意外的话是两个星期写一篇(如果脑洞大了可能会多一点不过基本不抱希望),终于找到了拖更的理由了耶!(划掉),也希望大家能健健康康的,另外(滑稽)也祝各位开学快乐呦~ @西桐咳 出来作个证

假的,(瘫)我真的是资深非酋,日常出事的辣种  @西桐 你是知道的

肥猫PIE:

没错。好多人让我用小号,但我还是选择用大号,因为k君说给别人惹事别想自己全身而退,
想取关就取关,但我说出来的话是没有假的。
1.我是怎么发现的?
  起因是爪爪先生的图,无意中发现它的数据是
  【1004热度     7小时前】
  抱歉,杰园目前的流量我还是知道的,除了阁子这种太太能够得到,我不认为一般的画手能达到这个目标。百里汐,杂志,阿拉子等著名杰园画手尚达不到,而如果我没记错,爪爪先生才开始发自己的画不久吧?
  其次,我是从爪爪先生还未满一百粉时就开始关注他了,我那时也才两百粉。对于《血染之花》系列的热度我大致是了解的。
  起初二十章热度在20到30,后来慢慢破百,只是,前几十章都是100+热度,从70多章开始,热度开始井喷式增长,达到800+,就很可疑了。
  而且有些热度900+的文,评论除了作者不过10+,那些喜欢你的人难道连【给太太打call】都不想给吗?
  再者来看图,点开爪爪先生一篇文章的热度,往下拉,发现了这样的用户。他们统一的,有不超过十篇文章,标签不过【黑白】【插画】【旅游】【人像】【摄影】几种,而且十分相似,再来看看他们的tag——exm?!开水间是插画?!这种真的是正常lof用户吗?
  答案就摆在那里,很大可能是商家雇佣的水军而已。而且这些出现在rose爪爪先生的热度里的水军,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几十成百。不信大家可以去看一下。
2.以为爪爪先生只是买热度吗?
No!还有一个令人智熄的操作——买粉。我说过我很早就关注爪爪先生了,一直把他当做可敬的竞争对手。直到六月份我去厦门旅行,到厦门当天,他前几日才发布过600fo福利。
  可五天之后——bang!1823fo!
  这之间还有一个疑点,就是期间他的粉丝数是不可见的。
  这还不是实锤。三天以后,我用小号写了篇文章撕逼,就买了300热度,其中有些水军没有隐私设置,我便打开看看,发现他们有个特点——文章惊人的相似,不是转载某个漫画就是风景照。
  而他们的关注列表完全相同。应该是买家
  那时是六月,在水军的关注列表里下滑,大概第八个就是亲爱的rose爪爪。
  而在七月份,rose爪爪先生的粉丝已达4500fo。
  买粉事件发生后,当时过于震惊愤慨,忘了截屏,因此各位读者若是不信,那便保留您的看法。我无法反驳。
  我觉得杰园流量下降也不需要这种方式支撑,毕竟很多优质文手都在用心产粮,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过于不公。
  感兴趣的看一看,不感兴趣的一笑而过就好。
  我完全没有任何针对先生的意思,所以说不要说我是嫉妒还是怎样,我也有我自己的2000粉丝,自己的热度。所以在说我空口无凭,栽赃陷害时想想我有没有这么做的理由
  感谢您的阅读。

我我我!

漂流瓶瓶瓶瓶子:

转一下然后坐等鹤老师看到我的六碎片

尾指不是位置!:

鹤老师救救孩子

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鹤识先生:

转发这张丹顶鹤,你将受到欧皇远程加持,一周之内必有惊喜
心诚则灵,一次不够就多转几次

我捏的娃(骄傲)

【泄愤】【我无法要求愚人自省但也请他们清醒。】

西桐:

青青又晨:



如果你家总是自以为是的自命清高当然也好
毕竟这是你唯一炫耀的资本。




_零届苏生:







#别在评论区撕逼谢谢配合#
#不喜左上角不谢,别刷存在感#








不好意思。








最近遇到的杰佣外交官KY小傻逼真的激怒我了。








这篇,我就是在护着杰园和辱骂杰佣KY傻逼,下一篇,我他妈就要好好diss杰园KY那些弱智。








赤裸裸的,没什么好掩饰的。








我急起来连杰园内部某些傻逼都diss。








我必须说一下目前混圈遇到的最令我匪夷所思而且厌恶的事情——歧视。








我也是受到过校园暴力的人,不可能不明白被歧视的痛楚。








每次在游戏世界频道聊到杰园,就有人出来骂我们招黑
每次看到有人提及杰园,就有人警告我们圈地自萌。
每次遇到KY,下意识的就有人说是杰园KY。








而别的CP却不会遇到这种事情。
他们人多,刷CP是对的。
他们人多,KY也可以单方面开除粉籍然后说是高级黑撇的干干净净。
他们人多,在遇到骂战时,杰园就理应成为他们的替死鬼挡箭牌。








凭什么。








我就问,凭什么?








凭我们杰园的KY多?拜托,KY多是多,我不否定,我们也在管,但为什么要以偏概全连理智粉一起地图炮?恶心巴拉的。








请你们!在骂杰园KY或者什么其他的小睿智时候!只骂KY狗谢谢!别他妈带CP你傻逼不傻逼?!一口一个结怨你嘴怎么这么臭!一口一个乞丐CP你要不要脸?!








拜托别以为你们那边有多干净,你们挂的多而我们没怎么挂不代表没有。
我们要脸,我们认为我们KY多不好意思挂,我们的廉耻感不是你们瞎鸡巴造谣的前提。








群居的崇高感不是你们出来瞎逼逼的资本。








众人言即是真理,放你娘的屁。








闭嘴吧自以为是的蠕虫和嗡嗡叫的小蜜蜂们,愚人而不自知这正是他们脑组织最大的缺憾!








个个嘴上说着杰佣大法好,却他妈也在做着抹黑他们的龌龊事,别说什么“杰佣是我很重要的很喜欢的一对CP”了,看着我都觉得羞愧,小KY们你们恶不恶心脸不脸红。








我等着未来的你们为现在的自己羞愧难当。








当然如果不自知就最好了,那样你们的工作、事业都会被你们亲手毁的分崩离析支离破碎。








清醒点吧……自以为用上帝视角参透一切的KY杂种狗们。








撒泡尿看看自己,都做了些什么?自己的所作所为又给你们所喜欢的CP带来了什么影响?








你他妈就是只可笑的井底之蛙。








树大招风,来骂我,我嘴欠我手贱。





哎哎?已经二十fo了吗!!!激动!!!那那那我也来渴望点文好了(渴望的眼神)

七夕小甜饼(沙雕文,慎点)

ooc预警
今天也是沙雕的一天~

—————沙雕正文预警—————

双军:
“奈布?”
“嗯?怎么了”
“我饿了”
“....军营里的厨子也去战场了?”
“...哦”(信号枪警告)
“好的玛尔塔长官”
不久后,有个士兵看到某雇佣兵和某军官面对着桌子上的某·黑漆漆·疑似碳块·不明物体陷入沉思。
(佣:其实是可以吃的,真的。)

欺诈:
“瑟维,克利切有点饿了”
“我去做点,想吃什么?”
“手电筒(划)面包!”
不久“吧唧吧唧(吃面包的声音),瑟维没想到你这么厉害♂!”
“那你吃饱了吗?”
“饱了~”
“可是我饿了”
“但是克利切做饭不好吃…要不你在做一份?”
“瑟维?瑟维?”
“果然还是吃你好了”
“??!”

裘盲:
“小瞎子你饿不饿?”
“裘克先生我不饿”
一会儿
“小瞎子你饿了不?”
“...裘克先生我真的不饿”
“真的?”
“...好像有点饿了,裘克先生有食物吗?”
“当然当然!嘿嘿小瞎子你等一下我给你拿去”
不久后海伦娜似乎有了人生走马灯一般的经历....(内心OS:我果然不该相信靓仔(划)裘克先生的厨艺)

杰园:
“杰克先生!”
“怎么了亲爱的?”
“这朵花...送给你(脸红)”
“虽然确实很漂亮,但是还比不上艾玛你的三分之一”
“!!!”
“哈哈哈不逗你了,一起吃蛋糕吧”

前机:
“小特!”
“怎么了威廉?”
“我刚刚做了新的甜品你要不要尝尝!”
“好~”
“唔啊啊啊超好吃唉 !!”
“嘿嘿你要是喜欢我天天做给你吃”

鹿医:
“班恩来吃饭啦”
“啊呜”
“班恩来试试我新调配的药!”
“啊呜”
“班恩班恩!有虫子啊啊啊”
“啊呜(???)”

黄幸:
“哈斯塔这是什么”
“……”
“哈斯塔我可以吃吗”
“……”
“哈斯塔我可以把它们带回去吗”
“都听你的”
那年
黄衣之主带着幸运儿去海底时如是说到。
多年后
当黄衣之主带着幸运儿度蜜月时
海底的生物想起来曾经被他支配的恐惧

祭香:
“菲欧娜你的井盖好好玩啊”
“...薇拉这是我的门之钥”
“菲欧娜这个井盖可以吃吗”
“薇拉这是我的门之钥,我去给你找点吃的”
“菲欧娜我要和你一起去!”
“…好”
“那我们是坐着井盖去吗”
“……对坐着我的井盖去”
“好耶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文我拖了4天(瘫)
是出去玩的时候开的坑,现在都回来了
七夕快乐鸭(我是不是说的太迟了)
手机触屏现在巨难用,想哭
依旧渴望点文

下边的四个是脑洞沙雕文(瘫)没救了

第五市公主抱比赛(起名废2333)

ooc介意请慎点
文笔依旧没有长进(颓废)
第五市是个和谐而不失活力与竞争的美丽城市。今天的第五市似乎比往日更热闹了点,让我们近距离  (喂)的观察一下吧~
“观众朋友们,我是电视台的记者夜莺,今天市长(庄园主)为了丰富市民生活特意举行了一场公主抱比赛。现在我在现场让我们来采访一下 前来观看(吃狗粮) 和参加比赛的市民(情侣)。”内心os:如果不是市长给赞助费才不说这些呢。庄园主:咳。
摄像头随着夜莺小姐移动我们看到了一对情侣,“他们看起来不是很忙,让我们去采访一下吧!”
“你们好,作为第五市的市民,听说这次比赛会有特别的奖励,作为本市颇有名气的情侣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呢?”夜莺小姐拿着话筒问向了这个有着绅士之称的男子。
听了夜莺小姐的话,杰克低头思索了一下,与他的爱人耳语几句,便用礼貌而官方的微笑面对镜头(夜莺小姐:。。。)说:“对其奖励没有什么看法,只是认为市长先生举办的此次比赛有益身心健康,balabala.....(总之就是一些比较官方的场面话)。另外在下来的原因,是因为艾玛实在对此很感兴趣。”说着十分宠溺的望向了一旁兴奋的涨红了脸的艾玛(艾玛内心:好多椅子啊啊啊啊啊活动结束以后可以拆一些吗?杰克一直带着失常应该没有问题吧)
一旁的夜莺小姐,摄像师, 活动工作人员and围观人群被塞了满满当当的一嘴狗粮呢(笑)。(众人:笑屁!你不也一样吗!)我可不一样哦,小心我把这篇写成灾难文一个个写死你们(众人:果然是狗粮吃多了已经精神错乱了。。。)。
活动开始了。
在搭好的舞台上,主持人皮皮善。。呸、克利切热情洋溢(并不)的说:“在这个balabala....(为什么是balabala?因为我编不下去了)克利切宣布!比赛正式开幕!”噼里啪啦噼里啪啦(掌声)。
克利切回到了后台,刚把稿子,话筒什么的放下眼前便出现了一瓶水,克利切难得的不客气的把水拿了过来,喝掉,嗯..没错水瓶很俗套的是已经被拧松了的。
“我说克利切,你就没打算谢谢我吗?”虽然是质问,但言语中不难发觉的笑意和磁性十足的音色让克利切放松了下来。“我说瑟维,别人不知道我的脾气,你还不知道?”克利切模仿着来人的语气说到。
瑟维笑眯眯“好好好,。。这个比赛,真的不在考虑一下?”   “啧”克利切把手电筒丢了过去。(物理攻击?)
昨天晚上
“克利切,要不要去试试”瑟维抖了抖手上的宣传页“如果你能抱起来我,以后就让你在上面。”
“......好!”克利切十分兴奋了内心OS:哼哼,我可不是白锻炼这么久的,你就等着我反攻吧(Flag已立)
半小时后
克利切满头大汗的摊在地上(??):“不是,瑟维你这个神棍,你怎么这么重了,还是用了什么巧劲?”
“哦,一个优秀的魔术师是不会让别人看出自己魔术的破绽的,”说着,将不知从何处掏出的大宝贝(划掉)秤砣扔在了地上“不过真的很重没错了。”
克利切突然有了精神“藏的不错吗,等哪天有时间咱们一起出个道(误)?我偷你藏,保证谁都找不到。”
“......”“槽!瑟维你别过来!我%#唔...”大概是一夜春宵
咳,话不多说(已经多说很多了)
第一组:杰园
艾玛轻挽着杰克上台了,走到中间,还不等艾玛站稳杰克就十分轻松的将艾玛抱了起来,唔。。不愧是的(伪)绅士,不仅举止优雅动作也干净利落,神情更是没的说,心中想的应该是“这女人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(划掉)”咳,开个玩笑,伤害裁判可是不允许的。
第二组:前机
“威廉,好多人啊,我我有点...”特蕾西似乎有些紧张。
“放心吧小特,有我在呢,他们是良民(哎?)不会怎么样的。”威廉放缓语气慢慢哄着自家媳妇。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特蕾西抱了起来。哇~这波反差萌好评,谁能想到威廉魁♂梧的身躯里竟住着一位细腻的灵魂呢。
第三组:裘盲
“裘克先生,是这里吗?”海伦娜紧紧的抱住靓仔(划掉)裘克的上臂。“嗯是这里,小瞎子你站稳点。”说着就把海伦娜给举了起来并且抛了两下,“哈哈哈我厉害吧!”靓仔骄傲的说(海伦娜:??您孤独终老去吧)。
第四组:佣医
“艾米丽,来。”奈布已经准备好了。“...”艾米丽盯着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手“奈布,要不...还是我抱你吧,我可不想在治疗一次你的旧伤。”还没等那只雇佣兵反应过来就将其抱了起来。
第五组:鹿珠
和班恩一起来的是瓦尔莱塔女士,虽然班恩的力气很大,但是瓦尔莱塔的个头却也不是很小。不不不,并不是说您重,女士。咳,班恩先生钩子拿在手里就不能抱瓦尔莱塔了。班恩轻松的将小蜘蛛抱了起来。
第六组:黄幸
对于这一组选手,我一点也不紧张。因为触手是万能的(滑稽),但是看起来哈斯塔有些手足无措(没有手足),最后只能用触手把幸运儿给卷了起来并放在胸前,假装抱着。嗯,一点都看不出来。
————没什么用的分界线————
查看比分的时刻到了!
众人:等等!为什么都是满分。
哎?因为舍不得啊,毕竟都是自己的孩子(大误)
众人:那奖励呢?奖励怎么办
啊,那就是市长的事情了,我只是负责评分啦(庄园主:???)
—————题外话————
终于把这篇写完了呜呜呜,(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拖了半个月orz)渴望点文!!!因为杂食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要写啥,没救了。
好像tag打太多了,如果有错的请务必提醒我(跪)